Happy玩家--讓他說完吧!

對於老人無數次重複的嘮叨,我們何曾耐心著讓他們放心地說完過呢?如此沉甸甸的愛,我們卻因為包裝過於簡陋視而不見,充耳不聞。
男孩穿一身校服,胸前抱著一隻碩大的書包,車下一位老人隔著車窗絮絮叨叨地交代著一些諸如“一個人在外邊,要吃飽,要睡好,冷了要加衣,熱了要洗澡”之類的“出門須知”。

有的乘客開始催促司機了,那男孩也露出不耐煩的神色:“回去吧,爸,知道了,總說這些沒用的做啥?”又抱歉地對乘客說:“不好意思,每次我爸總是沒完沒了地說這些沒用的話,耽誤大家的時間了。”

但是,汽車仍穩穩地趴在那裏,司機仍極其耐心地扶著方向盤,扭過頭對大家說:“讓他說完吧,不讓他說完,他會不放心的。”他笑了笑,“我每天都在製造著別離,把車上的人和車下的人分開,就是大人也都是說不完的囑咐,別說他對一個孩子啊。”

你不讓他說完,他會不放心的!我不禁一驚,這句話竟是一個和說者聽者都沒關係的人說出來的!我們總是相信自己的判斷,在生活中過濾和選擇著有用和無用,甚至對親人的幾句囑咐也要用這樣的原則加以區分,從而因為沒有實際用處而失去了讓他說完的耐心,卻完全沒想到老人的內心。我們試圖遮罩那些沒用的語句,卻不小心把那一腔的愛意忽略了,擋在了我們的心靈之外。像這個孩子,漠不關心著老人的關心。

如果,那位老人有可能的話,肯定會毫不猶豫地陪著孩子,那樣,他就可以用自己的雙手而不是幾句囑咐來表示他的惦念,他實在是想讓自己的那幾句話來替他伴著兒子啊,於是,用喋喋不休為兒子做一頂密不透風的保護傘。

遺憾的是,很少有人懂得這其中的謎底,因為這種愛意是一些讓人厭煩的“廢話”,從而令人拒絕。連朱自清不也是在父親送別時,從心裏嘲笑父親的迂腐嗎?對於老人無數次重複的嘮叨,我們何曾耐心著讓他們放心地說完過呢?如此沉甸甸的愛,我們卻因為包裝過於簡陋視而不見,充耳不聞。
剛才出門時,母親追出來,說:“過馬路要小心啊!”讓女兒好一陣大笑,她對我說:“你四十歲了,奶奶還當你是小孩子呢。”那時我所表示的孝順也只是一句輕描淡寫的“誰讓你又出來了啊?”絲毫沒有讓她說完的意思。

在車上車下的分別之際,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東西能代替這樣的廢話。“吃飽,睡好,冷了加衣,熱了洗澡”,這些人人皆知的生活常識的確不須多言,但誰又能否認這不是老人內心的最深沉表達呢?
正在胡思亂想,從後視鏡裏看到老人慌慌張張地跑過來,一邊招手一邊喊著,司機“吱”地刹了車,探出頭去:“你還忘了什麼事?”

“咋了?”男孩也問。
“沒事。慢點啊,師傅,注意安全!”老人氣喘吁吁著。
“嘩……”車上的人全笑了,我卻分明感到眼裏有一絲絲溫暖的濕潤,對著他大聲地喊了一聲:“謝謝了!”
夢是苗苗,只有不斷地澆水,小心地呵護,它才能長成參天的大樹。



Happy玩家所有文章歡迎轉貼!請注明出處和網址! 轉貼的文章若有侵權,請來信告知,我們將盡快處理!